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楊靖宇對統一戰線策略的探索與實踐

2016-01-25 13:32:02
文章来源:吉林日報
点击数量:
分享到:

  統一戰線是一面凝聚全民族力量的旗幟。周恩來曾經指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醞釀時間很長,差不多‘九·一八’以后就逐漸向著這個方向發展。”在這個過程中,從“九·一八”后的醞釀之始一直到形成和發展,時時可以見到楊靖宇和東北抗日游擊戰爭的影響。

  “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策略的醞釀過程

  在中國,最早提出的抗日統一戰線口號是“反帝統一陣營”,提出這個口號的人是武懷讓。中共黨史辭條上的注釋是:武懷讓,1931年12月任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書記、中國革命軍事委員會主要領導人,1936年以“莫須有”的罪名被處死於蘇聯,時年37歲。他是我黨我軍歷史上鮮為人知的卓越領導人。

  武懷讓是河南孟州人,中國共產黨建黨后的首批黨員,號稱“中共第54號黨員”。毛澤東、李立三、劉少奇發動安源工人大罷工時,他和鄧培發發動了唐山開灤煤礦大罷工。1924年7月到莫斯科東方大學深造,任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中國共產黨旅莫支部書記。1926年任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1928年底回國。1931年1月與羅登賢先后被派到滿洲,任北滿特委書記、哈爾濱市委書記。當時,面對日寇加緊侵略東北的嚴峻現實,有“共產國際代表”經歷的武懷讓富有遠見地提出:東北情況特殊,滿洲工作重點不是罷工罷課、搞蘇維埃、城市暴動,而應團結一切武裝力量,抵抗侵略者的主張,得到省委書記羅登賢的贊成。但以王明為首的黨中央堅持“左”的冒險政策,不予理睬。困境中,他頂著壓力忍辱負重地艱苦工作,建立5個縣委一個區委,形成了400余人的黨員隊伍。“九·一八”事變爆發后,武懷讓廣泛動員社會各階層,成立起“哈爾濱反日總會”,進一步明確提出“應盡快建立反帝統一陣營,以武裝抵抗日本帝國主義的法西斯侵略”。這一主張順應了東北人民救亡圖存的強烈願望,得到廣大民眾的認可,從而叫響“反帝統一陣營”的口號。

  1931年10月,楊靖宇在黨組織營救下出獄,來到哈爾濱,就任武懷讓創建的滿洲反日總會會長,后來武懷讓離開哈爾濱就任中共中央軍委書記時,楊靖宇又接手了他的中共哈爾濱市委書記職務。可見,兩個河南老鄉在硝煙彌漫的北國冰城的相識相知有多麼珍貴。楊靖宇幾乎用以后十年的戰斗歷程來回味這段經歷。他的特衛排長張秀鳳說,“他給我們講的兩個大人物,一個是兩把菜刀鬧革命的賀龍,一個是姓什麼的挺怪個姓,好像是老鄉或者親戚。”可見武懷讓對楊靖宇的影響之深,深到最困難的時刻,先后派一路軍主力一軍三師和一軍一師部隊西征熱河,以求取得與關內黨中央的聯系。這是后話。

  領導過農民革命軍的楊靖宇,對武懷讓的“建立反帝統一陣營”的政治主張打心眼兒裡贊成,他尊武懷讓為師長,和他一起深入工商學各界群眾中廣泛開展團結一致、共同對敵的宣傳,他在哈爾濱三十六棚機車車輛廠號召工人說:我們武裝起來,抗日救國,保東北、保家鄉。他們發動各界人士罷課罷工,舉行抗日救國游行示威。帶領示威群眾高喊:“甲午恥,猶未雪,今日恨,何時滅?”進而建立起反日民族統一戰線組織——抗日同盟會、抗日救國會等群眾團體。他們還及時揭露當年10月,蔣介石派秘使許世英與日本談判,日本保証中國關內安全,中國國民政府向日本出讓東北的無恥行徑,激發民眾斗志。武懷讓說“亡國奴不如喪家犬”,他們“以民族存亡為己任”,通過救國會在工廠組織赤衛隊,在學校組織學生軍,開展軍訓,掀起抗日高潮,高唱“以祖國為誓,以祖宗墳墓為誓”,組織各界愛國人士團體持長槍大刀參加抗日軍,掀起武裝抗日高潮。同時派中共黨員打入馬佔山、蘇炳文、王德林等東北軍內開展兵運斗爭。在馬佔山江橋抗戰和兩次哈爾濱保衛戰的戰場上都留下了他們並肩戰斗、帶領人們積極聲援的身影。

  1932年1月,武懷讓離開哈爾濱就任中共中央軍委書記,楊靖宇和趙尚志將他送上開往上海的火車,依依惜別。此時,由武懷讓倡導的“反日統一戰線”作為成熟的政治主張還停留在運動口號層面上,具體實踐探索的重任落在了楊靖宇的身上。

  巡視南滿,楊靖宇擎起“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大旗

  東北黨組織一直是接受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和上海中央局雙重領導的。臨時中央於1932年6月在上海召開“北方會議”。滿洲省委接受“北方會議”決議后,立即指示磐石中心縣委:“把目前的義勇軍改名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三十二軍東北游擊隊”,“為民族革命戰爭與土地革命斗爭”。於1932年5月成立的磐石工農反日義勇軍(即磐石游擊隊),是中國共產黨在東北創建的第一支抗日武裝。當初它高舉抗日大旗,作戰勇敢,曾得到各地群眾的熱誠擁戴。僅一個月時間,就從30多人的隊伍發展到100多人。可是,當他們執行“北方會議”“左”的政策后,由於到處打地主,吃大戶,遭到地主武裝和一部分群眾的反對。加上磐石游擊隊的基本隊伍都是朝鮮人,日本侵略者借此使出陰招,造謠生事,挑撥離間,這樣工農義勇軍除與日偽軍作戰外,不得不面對與地主武裝、胡匪和其他抗日武裝發生沖突的現實,四面受敵,陷於孤立狀態。中共磐石中心縣委在給省委的緊急報告中說:以前“群眾要求當義勇軍,現在則不然……竟把槍放下要求離開義勇軍。”隊員減少到五十幾人,在這種情況下,縣委對省委的指示隻能“拒絕執行”。為保存實力,義勇軍不得已與抗日山林隊“常佔”合並了。

  滿洲省委接到磐石中心縣委的緊急報告后,於1932年11月派楊靖宇到南滿巡視工作。楊靖宇來到南滿,他對“北方會議”關門主義冒險政策雖然心存疑慮,但還是根據省委的指示,把磐石工農義勇軍從山林隊“常佔”的山頭中拉出來,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三十二軍南滿游擊隊”,在路線策略方面仍與地主階級及其武裝力量處於對立狀態。經過反思,根據客觀形勢的變化,作為南滿游擊隊最高負責人的楊靖宇審時度勢,以民族大義為重,不為所處的種種復雜現象所惑,果斷地調整策略思路,毫不猶豫地擎起“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大旗,提出一個明確的政治主張“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有人出人,不論信仰、不分派別、不論民族,隻要是抗日的就團結。”這一主張富有遠見地把地主武裝和抗日山林隊都包括在統一戰線之中。

  楊靖宇對統一戰線理論的實踐探索和貢獻

  提出一個響亮的口號。為實現統一戰線,楊靖宇將抗日統一戰線“不論信仰、不論派別、不分民族,隻要是抗日的就團結”的政治主張精確概括為一個宜於民眾理解的響亮口號:“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留著子彈打日本。”

  創建一支抗日隊伍。楊靖宇領導的南滿游擊隊是在批評質疑聲中不斷發展壯大的。1933年9月,中國工農紅軍第三十二軍南滿游擊隊改編為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第一獨立師。1934年2月,楊靖宇率領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第一獨立師和其他16支抗日武裝在濛江縣(今靖宇縣)城牆砬子隆重聚會,成立了東北乃至中國的第一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武裝組織——東北抗日聯合軍總指揮部。1934年11月7日,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第一獨立師擴編為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隊伍發展到3000余人,是中國工農紅軍第三十二軍南滿游擊隊時的100倍,加上接受抗日聯軍總指揮部指揮的山林隊,總數達到萬余人。1936年7月,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進一步改編為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軍和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路軍,將抗日統一戰線的旗幟插遍白山綠水。

  探索出一套游擊戰術。楊靖宇在領導東北抗日游擊戰中,探索出一套獨具特色、運用嫻熟的游擊戰術。這一點,早在1935年6月30日出版的巴黎《救國時報》就以“楊靖宇東北抗日游擊戰術第一人”為題進行過詳盡報道。楊靖宇的游擊戰術主要體現在他所倡導的“四不打”原則:“一不能給以敵人痛擊的仗不打﹔二不能佔據有利地形的仗不打﹔三不能繳獲武器的仗不打﹔四對群眾利益危害大的仗不打。”著名的“三打邵本良”、“奇襲老嶺隧道”、“岔溝突圍”等戰斗是楊靖宇游擊戰術的經典范例。

  催生了抗聯文化。在探索和實踐抗日統一戰線過程中,楊靖宇尤其重視思想文化宣傳,他親自帶頭創作抗日歌曲、抗聯故事,他領導的抗聯一路軍基層指揮員都具備講抗聯故事、唱抗日歌曲的能力,他的部隊同時裝備有兩杆槍:一杆是殺日寇打敵人的鋼槍,另一杆就用來伴奏唱歌的口琴。在戰場上,高唱抗日歌曲,瓦解摧毀偽滿軍警意志是楊靖宇發明的一大政治戰術。由此,在長白山區催生出影響深遠,持久綿長的抗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