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回忆父母和周恩来伉俪的一点点往事,深切缅怀人民总理周恩来

2016-03-04 23:38:13
文章来源:珠延网 陈龙狮
点击数量:
分享到:
珠延网北京201635日电(陈世英、陈龙狮)今天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周恩来同志冥诞118周岁。举国上下都在心里缅怀人民总理的丰功伟绩,我也不例外。

1927年周恩来同志在南昌起义时担任中共前敌委员会书记 
       
      严格讲,像我这种资历的人是没有资格来缅怀人民总理的;但是我的父亲陈昌同志曾是周恩来同志的老部下,我的母亲何妨曾与周恩来的夫人邓颖超有一面之交。所以,我就讲讲四位老人的故事,和全国人民一起缅怀人民总理周恩来同志。
 
今天全国人民都在缅怀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周恩来同志冥诞118
 
     那是1927年的往事:在筹备“南昌起义”时,周恩来同志是中共前敌委员会书记,其实是“南昌起义”真正的领导人。因为我父亲陈昌同志擅长使用双枪,从叶挺的“铁军”部队抽调到国民革命军第20军,担任贺龙军长的上尉随从副官;同时,我父亲陈昌同志还兼任“贺龙手枪队”的队长全程参加了“南昌起义”。
     我父亲陈昌同志不仅要保卫“南昌起义”的总指挥贺龙军长之人身安全,还要带领“贺龙手枪队”的全体指战员负责整个起义指挥部的安全,以及保障其他起义将领(例如周恩来、张国焘、叶挺、朱德、谭平山、刘伯承等领导同志)的安全。这里面当然要重点保卫周恩来书记的安全……
    在“南昌起义”之后,我父 亲率领“贺龙手枪队”的指战员分期分批将大部分起义将领(领导)护送出南昌城,当把谭平山同志护送到香港返回时向周恩来书记汇报完工作后,奉周恩来书记之命将“贺龙手枪队”的全体指战员移交给中共前敌委员会警卫营的李明柯营长。这是家父第一次与周恩来的故事。第二次就是我父亲陈昌同志在“中央特科”工作期间,因为尚未解密我就点到为止吧。
      我的母亲何妨同志(当时叫何送金)是厦门儿童救亡剧团的创始团员之一。厦门儿童救亡剧团是我党领导的一个抗日救亡儿童剧团,是厦门青年战时服务团的第九工作队,由30多位小朋友组成。成立初期最小的团员只有7岁,最大的才17岁。所以对外称厦门儿童救亡剧团,简称“厦儿团”。“厦儿团”另外一个特点是,成员几乎都是由一个个家庭的兄弟姐妹组成的,我母亲就是在“厦儿团”途经香港时,将她的胞妹赖雪清(当时叫何送银)从养父赖府家中偷偷带出来,从此让我姨妈参加了中国革命。“厦儿团”最大的贡献是,不仅在国内声援抗战前线的爱国将士;当厦门沦陷后,从1938年起,还千里迢迢徒步沿途义演奔向国境线,到海外(香港、柬埔寨、越南等地)义演、募捐,为中国的抗日将士募捐到5大卡车的药品、衣物和10多万的外币。受到中共中央南方局妇女委员会书记邓颖超大姐在广州的接见,邓颖超书记非常认真地听完老师的汇报后,勉励大家,并称赞厦门儿童救亡剧团的全体孩子们“这是一群国宝”。还与部分小团员、老师们合影留念。我的母亲何妨同志就依偎在邓颖超大姐的怀里。
 
中共中央南方局妇女委员会邓颖超书记(最后一排左五)在广州接见厦儿团的师生,并与部分团员老师合影留念。笔者的母亲何妨(最后一排左四)就就依偎在邓颖超书记的怀里。